• <strike id="xe99r"></strike>
  • <li id="xe99r"><object id="xe99r"></object></li>
    1. 產業資訊

      這是一封老情書

      時間:2019年08月07日 13:44   來源:微信@大飛機
      視力保護色:
      【字號

        這是一封來自14年前的老情書 

        是馬鳳山同志的妻子趙孟華女士 

        在馬老去世15周年之際 

        寫下的情思 

        趙孟華同志已于 

        2016年3月 

        離世 

        

       

        致老馬   

        今年(2005年,小編注)4月24日,你離開我整整十五周年。在人生征途中我們風雨同舟走過了三十二個春秋。回憶那些和你共同生活、共同工作的日日夜夜,心里有抑制不住的悲痛。老馬啊,你嘔心瀝血,奉獻一生,可惜壯志未酬,英年早逝。你走得太早了,太急了。我還有許多話沒有來得及向你訴說,我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來得及做。今天只有靠這一篇短文來寄托我的哀思。

        你生于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末的舊中國,出生在江蘇省無錫縣東亭鎮席祁鄉馬巷村。童年你親身經歷過日本帝國主義的飛機狂轟濫炸,目睹日寇血腥屠殺中國人民的罪行,深感沒有強大的國防,沒有強大的航空工業,就沒有祖國的安全、民族的獨立和人民的幸福生活。因此,你在青年時期就立下誓言:努力學習和掌握先進的航空技術,親手設計制造中國自己的飛機。為了實現這一理想,你報考了上海交通大學航空工程系。1952年你從交大,我從上海財大畢業,毅然響應國家的號召,奔赴東北投身航空工業建設,來到哈爾濱飛機制造廠。我們同時在195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我們在美麗的松花江畔相識相愛。1958年我們結成終身伴侶,從此風雨同舟,相濡以沫,共同走完你短暫的人生之路。

        在共和國初生的五十年代,我們滿懷激情投入祖國航空工業建設。那時你在技術部門,我在財務部門工作。我們沒有什么時間來品嘗花前月下的浪漫,把所有的精力都奉獻給了祖國的航空事業。你常說,你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飛機設計師,是你家鄉的第一個大學生,按鄉親們的說法,你是“雞窩里飛出來的金鳳凰”,我們要為振興中華奮斗終生。你曾是“松花江一號”、“和平401號”和“和平402號”飛機的總體氣動設計負責人。1959年你奉命去蘇聯考察,你自學俄語,刻苦鉆研,像海綿一樣吸收國外先進科學技術,回國后寫了3篇有水平的技術總結報告。后來你又被任命為轟-6研制的主管設計師,1961年年僅32歲,就被破格提升為副工程師(相當于現在的高級工程師),享受高級知識分子待遇。我是多么為你感到驕傲啊!

        1964年隨著轟-6研制項目的移交,我們來到位于大西北,當時生活條件十分艱苦的閻良一七二廠(即現在的西安飛機制造公司)。你相繼擔任設計科副科長、設計所副所長、所長,擔子更重了。為了工作你將年幼的兒子送到無錫家鄉撫養,以便一心一意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轟-6等飛機的研制工作中去。1964年和1965年你兩度去蘇聯烏里揚諾夫斯克、哈爾科夫驗收圖-124和安-24飛機。你據理力爭得到了不少寶貴的技術資料和備件,為我國研制轟-6以及運-7、運-8飛機創造了條件。后來你又負責組織轟-6飛機設計定型和轟-6飛機攜原子彈、氫彈投放、轟-6飛機攜帶導彈等重大工程項目,擔任運-8測繪設計總負責人(相當于總設計師),為中國大中型飛機的研制發展和國防建設付出艱辛的勞動,作出了杰出的貢獻。

        1970年8月,你懷著為敬愛的周總理造專機的壯志豪情,從西安來到上海參加七〇八工程。你擔任技術總負責人,后來被任命為總設計師、研究所所長。無論在總體布局、材料選用,還是結構設計、系統綜合各個方面,從設計概念、設計方法、設計手段起,都要你來操心。當時正處于“文化大革命”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工作條件和生活條件也十分艱苦,還經常處于被“批判”的地位。你面臨多大的困難和壓力是可想而知的。當時我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在閻良。1972年夏天我因心臟病住院,只得將不滿十歲的兒子托給同事家照管,十一歲的女兒和我一起住在病房里。你知道這個消息后心急如焚。但當時正是七〇八工程方案會審的關鍵時刻,你實在離不開呀,只好托上閻良出差的同志帶來你深情的關切和問候。為了減輕我的負擔,你把兒子帶到上海和你同住在衛生學校的集體宿舍里。你又當爹又當娘,可以想象是多么辛苦啊!1975年我調到上海飛機制造廠工作,更親身體會到你工作的艱辛。你有那么多的問題要處理,你從來是家中睡得晚的人。1978年你帶領設計所技術人員去陜西耀縣參加運-10飛機靜力試驗。日日夜夜的操勞,使你急腹痛病發作,在同志們陪同下到醫院看急診。你恐怕我擔心沒有告訴我,回來以后也一直沒有提起。你離開我幾年以后那個陪你就診的同志告訴我時,我才知道。我是多么心痛啊,為沒有照顧好你而深深地內疚。你為了運-10飛機真是嘔心瀝血,把生命都置之度外了!

        你性格內向,不喜張揚,但是你的內心世界十分豐富。你喜歡梅花,喜歡書法,喜歡京戲。你那“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的書法條幅,至今我還珍藏著,這是對你一生工作恰當的寫照。你經常告誡我和子女要艱苦奮斗,嚴以律己,個人的前途要靠自己的努力、自己的真才實學去爭取。在上海你有那么多同學和關系,但是兒子、女兒考大學和我的職稱評定等等你從來沒有利用任何關系去打過招呼。你對家人十分關心,是家中的頂梁柱。幾十年來,為了照顧我,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是你去做。我忘不了那一年,我身體不好,稍一動就感到吃力。你下決心抽空去徐家匯買了兩張單人沙發,扶我坐下對我說:“你平時可以在沙發上靠一靠,就不會覺得太累了,坐沙發對你有好處。”當時我們不僅要扶養子女,而且還要負擔雙方的父母,家里經濟條件不寬裕,我根本不敢奢望買沙發。可是你說為了我的身體,我們寧可在別的地方省一省。你為人質樸厚道,平易近人。一生之中無論職位如何變化,你都喜歡別人親切地稱呼你為“老馬”。你在工作中以身作則嚴格要求,對青年同志大膽培養,放手使用。你團結同志,與群眾同甘共苦,在科技人員中享有極高的威信,是廣大技術人員的知心朋友。

        在設計所600多技術人員的共同努力下,經全國數百個單位的協作,運-10飛機終于在1980年9月飛上祖國的藍天。當時國內外為之轟動,使“中國的民用航空與國外的差距縮短了15年”的中國大型客機,進入了世界的先進飛機行列。那時你是多么興奮,多么高興啊。你為它驕傲,為它自豪。你收集和珍藏著當時國內外報刊雜志有關運-10飛機的報道,關心運-10每一個前進的腳步。為了安全試飛,你仔細地審查每一項飛行試驗大綱。運-10飛機飛往北京匯報表演,你雖然有病在身還是欣然隨機前往。為了安全進行高水平的飛行表演,你和試飛員反復討論制定飛行方案。運-10首航拉薩,你因病不能參加,你在家中焦急地來回走動等待遠方的消息,直到傳來試飛成功的喜訊,你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下來。后來由于種種原因運-10被迫中斷研制,你心中是多么憂傷。運-10是那么好的飛機,為什么要拋棄她?對那些來自各方面的種種非議你感到困惑,你想不通。盡管那時你已病休在家,你仍然十分關心我國航空工業的發展,曾多次向上級反映,希望繼續運-10飛機的研制生產。由于長期緊張工作和過度疲勞嚴重損傷了你的身心,你飽經病痛煎熬,終于在1990年4月24日,帶著深深的遺憾永遠離開了我們。你嘔心瀝血為航空事業辛勞一生,壯志未酬,英年早逝,叫人怎能不痛心!后來,我在清理你的遺物時,發現你留下的是一大疊手稿、數十本凝聚你一生心血的工作筆記,還有那一大堆醫院開出的病假單……

        老馬,你一生太勞累了,太辛苦了。但是你為發展中國航空工業,為研制民用飛機所作出的杰出貢獻,祖國和人民永遠不會忘記。值得慶幸的是,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重視和關懷下,中國的民用支線飛機正在加緊研制,大型運輸飛機的發展規劃正在積極制定,你辛勞一生積累下來的寶貴經驗,后輩們一定會認真吸取并發揚光大。我們祖國矯健的大雄鷹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重上藍天,一償你的夙愿。那時我們一定再來告慰你在天之靈!

        

       

        馬鳳山(1929.5.8——1990.4.24) 

        男,漢族,中共黨員,1929年5月生,江蘇無錫人,原上海飛機設計研究所所長、總設計師,航空航天工業部干線飛機總設計師顧問,新中國第一代大中型飛機總設計師和技術開拓者。領導了我國第一款中程戰略轟炸機轟-6、第一款中型運輸機運-8和第一款大型客機運-10的設計工作。堅定探索“自主設計中國人自己的大飛機”道路,形成了我國最早的大型客機技術體系,為大飛機事業跑出至關重要的第一棒。領導編制了我國第一部運輸類飛機適航規章,為新時期ARJ21噴氣支線客機、C919大型客機等民用飛機和民航事業騰飛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石。1986年被國家科委批準為有國家級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積勞成疾,1990年病逝于上海。

        

       

      打印頁面

      服務導航

      關注我們:

      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滬ICP備12042517號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博大道1919號 郵編:200126 電話:86-021-20888888 傳真:86-021-68882919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2390號

      eeuss影院在线骑兵区